湖南冬酿:红薯酒、米酒、牛屎酒、蛇酒……

湖南冬酿:红薯酒、米酒、牛屎酒、蛇酒……

2016年的冬日,走过湖南各处飘着酒香的村庄,尝过各种不同的冬日佳酿。有婉约甘甜,有浓烈凶猛,……有人觥筹交错、聚众狂欢,也有人自斟自酌。

一条路的集体回忆 懂的才是老长沙

一条路的集体回忆 懂的才是老长沙

俗话说高手在民间,虽然黄兴路上的老店已经消逝太久时间,但老长沙们真是个顶个的体力好,记忆强,眼睛更是雪亮的,一张不大的老街老店分布图硬是被仔仔细细补全了。

一笼水晶包子换来黎泽泰赠印

一笼水晶包子换来黎泽泰赠印

民国期间,长沙文化名人经常聚会,这些文化名人在聚会时,做东者除备好茶水点心之外,家中客厅中都需布置一张大书桌,摆上文房四宝,供来客们泼墨写字绘画。

民国县长搞承包制,养廉金也防不住贪

民国县长搞承包制,养廉金也防不住贪

在民国那个年代,县长可是自负盈亏的承包制,虽然后来为了防惩贪腐特别推行了县长养廉金,但效果如何,看客们只能呵呵了。

一代湘菜大师谢幕,留下“左宗棠鸡”传奇

一代湘菜大师谢幕,留下“左宗棠鸡”传奇

2016年11月的最后一天,98岁的彭长贵在台湾因病去世。提及这位曾获得“湘菜终身成就奖”的湘菜大师,很多人记住的是“左宗棠鸡”“富贵火腿”“彭家豆腐”以及那个叫做“彭园”的湘菜馆。

翻译“无趣作家”的书拿到傅雷奖

翻译“无趣作家”的书拿到傅雷奖

法国作家克洛德·西蒙用“不太友好”的文风成了198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而克洛德·西蒙《刺槐树》的中文译者金桔芳也因为这部译作,获得第八届傅雷翻译出版奖。

烈士公园南大门外玩雪一直溜到松桂园铁路边

烈士公园南大门外玩雪一直溜到松桂园铁路边

上世纪六十年代,长沙的冬天,漫天飞雪一定会如期而至,只要一晚上,大雪就可把长沙城悄悄变成白色,屋檐挂着一排排上大下尖的长长的冰凌。

42岁雷移生,手思考的盲人木匠

42岁雷移生,手思考的盲人木匠

下料、斧辟、刨平、钻孔、组装……动作娴熟自如,若不是亲眼所见,难以相信眼前这位42岁的木匠雷移生,竟是一个盲人。

过去用口吹能飞起才合格的白芍片现在电风扇也吹不起

过去用口吹能飞起才合格的白芍片现在电风扇

百年老店北京同仁堂有联云:“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可谓炮制核心价值的体现,不论古今,仍是需遵循坚守的。这门古老技艺里,包含着规范和自律。

“搞炮制的人,基本上都做得一手好菜”

“搞炮制的人,基本上都做得一手好菜”

炮制(páozhì),一个原义专属于中医学范畴的术语,指中药材在应用或制成剂型前,进行必要加工处理的过程。其技艺之复杂,绝不似字义那般只区区一个“火”字可涵盖。

薛岳打条子十几人同时当县长

薛岳打条子十几人同时当县长

今天开始,《时间线》栏目将推出民国县长系列,不妨和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那近一个世纪的往事。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之下,县长们都是怎么选,又要怎么当,他们的工资有多少,怎么防止腐败……

“作家阿来”是人生中的一场意外

“作家阿来”是人生中的一场意外

这位历经放羊娃、水电站工人、拖拉机手、中学老师、文学编辑、《科幻世界》总编辑、社长等多重身份的茅盾文学奖最年轻的获奖者自称是“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最牛毕业证背后的孤独人生

最牛毕业证背后的孤独人生

如果不是网上的一张“清华学校研究院毕业证书”,大概很少有人知道,浏阳三口乡的一位乡村教师,竟然是一位清华古文字学研究生,师从陈寅恪、赵元任、梁启超……

四个即将被淹没的乡镇与两座瑶寨的生与灭

四个即将被淹没的乡镇与两座瑶寨的生与灭

在江华瑶族自治县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即将落闸蓄水之际,《湖湘地理》用了七天的时间让一条湘粤边界的河流再次熟悉起来。记录了一座旧城与两座瑶寨的生与灭。

中国最美的书,为“阅”己者容奢侈吗

中国最美的书,为“阅”己者容奢侈吗

2016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评选结果日前揭晓,来自全国各地的25种图书荣膺本年度“中国最美的书”称号,并将代表中国参加2017年度的“世界最美的书”评选。

不仅是张太太,她更多是王玉龄

不仅是张太太,她更多是王玉龄

王玉龄,1928年6月26日出生于长沙,是张灵甫的遗孀。1949年4月,王玉龄先到台湾,之后又远走美国。她一直孑然一身,始终未再嫁。在美国航空公司工作了21年后退休,现定居上海。

在民国骑自行车,除了上牌还要交养路费

在民国骑自行车,除了上牌还要交养路费

自1896年湖南进口第一辆自行车起,这种时速13公里,载重达100~250公斤的交通工具,给当时的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它第一次让普通人感受到了空前的、如风一般的出行自由。

一个“外省青年”的34年精神年轮

一个“外省青年”的34年精神年轮

百度他的名字,在不同年份下,会出现不同的身份标签:主编、书评人、策展人,执行总裁。这已经昭示了近几年他最大的转折,从“长沙文艺招待所所长”到前往文化商圈。

老长沙茶馆结账不叫付茶钱叫付书钱

老长沙茶馆结账不叫付茶钱叫付书钱

站在长沙西牌楼洞庭春百年老店的门外,眼前仿佛氤氲起民国老长沙的晨间即景。长沙弹词泰斗彭延坤的病逝,唤起人们对茶馆的久远记忆。茶客结账不叫付茶钱叫付书钱,一份固执的时代遗情。

往年能采千斤的七叶一枝花 如今十斤都难寻

往年能采千斤的七叶一枝花 如今十斤都难寻

野生七叶一枝花的根部,也是云南白药的主要药用部位,多年的滥挖,该植物的野生种群已濒危。收入本辑《本草湖南》的将是些稀有品种,如七叶一枝花、江边一碗水。

春花呢、卫生裤,湖南人追过的冬装爆款

春花呢、卫生裤,湖南人追过的冬装爆款

我们翻阅了从1916年到1947年的湖南《大公报》,让人惊讶的是,当年服装广告扎堆。在比优衣库更有故事的服装集散地长沙八角亭,每年11月开始,也有服装店卖力推销冬装的“双十一”。

三名中国法官在东京审判之后……

三名中国法官在东京审判之后……

68年前的今天,当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长韦勃宣读完长达1231页的东京审判判决书,中国法官梅汝璈、检察官向哲濬、检察官首席顾问倪征燠终于松了口气。

薛忆沩:用最脆弱的文字去理解最脆弱的心

薛忆沩:用最脆弱的文字去理解最脆弱的心

薛忆沩不玩微信,有手机,但几乎不用。他害怕噪音,马路上的噪音、餐馆里的噪音以及语言中的噪音。旅居蒙特利尔十五年,文学创作28年,他有意与世俗世界保持距离,却永远保持着对脆弱的痛感和内心的柔软。

临汾人祖山,偶遇隐客褐马鸡

临汾人祖山,偶遇隐客褐马鸡

时已深秋,广汽三菱“2016·寻找美丽乡镇”的车队一路驱驰来到了黄河边的晋西南古城临汾。在这里,北国风貌呈现出极其多彩的一面,秋日的山原和大河,色彩斑斓,沉郁大气,不用刻意寻找,美景就在脚下,眼前。

抗时期清华大学南迁长战沙左家垅是办学候选地

抗时期清华大学南迁长战沙左家垅是办学候选

左家垅位于岳麓山南麓,通常指现麓山南路西端穿越地段及周边区域。左家垅看似远离中心城区,但其实离岳麓山核心景区并不太远,由左家垅沿山坡方向抄小路登顶岳麓山,比走岳麓公园南大门和东大门都要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