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寻找“柑子园主人”李星沅墓地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唐兵兵编辑: 陈茜时间:2017-08-05 10:53:59

IMG_20170802_125652_meitu_3.jpg8ke潇湘晨报网

在李氏祠堂、圆顶坟墓、石狮、碑刻都被时光掩埋的如今,留存在长沙望城原佳村的歇马庙和响塘,是寻找李星沅墓址的仅有线索。图/记者金林8ke潇湘晨报网

  1851年农历四月十二日,广西武宣,清军与太平军对峙的前线,两江总督李星沅带着“于贼不能平,谓之不忠;养不能终,谓之不孝”的遗憾与自责病逝。8ke潇湘晨报网

  李星沅曾经的长沙府邸芋园早已不在。近日我们得知李星沅的墓地被发现,据说长沙望城乌山街道原佳村的一座小山是他最后的宿地,只是墓地也已无迹可寻。如今这里孤独的“来人歇马”歇马庙和曾经李氏祠堂前的响塘,成了寻找李星沅墓仅有的“指示牌”。8ke潇湘晨报网

  8月2日,我们在原佳村村民的回忆里,想象着墓地曾经的肃穆模样,也在李星沅的终点,追溯这位封疆大吏、两江总督的过往。 撰文/本报记者唐兵兵8ke潇湘晨报网

  寻墓8ke潇湘晨报网

  荒野里静静散落的残碑和石狮8ke潇湘晨报网

  “我去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具体的坟墓位置也没办法确定,只有响塘还在。”电话里,李星沅的五世后裔李小嘉有些遗憾地告诉我。8ke潇湘晨报网

  8月2日上午,我们到达原佳村,到处是施工的工地,因为经济开发,很多住户已经搬迁。“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搬走了。”村民告诉我们,而询问周边是否有大型的古墓,哪怕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也大多回答,没有。至于李星沅的名字,对于他们更是陌生了。还好对于曾经李氏祠堂前的响塘,他们依然熟悉,一座小庙矗立在泥土飞扬的巨大工地后,响塘在庙的旁边,庙后的一片小山丘,就是李星沅墓的所在地。8ke潇湘晨报网

  56岁的张建明是响塘附近的居民,“原来响塘里沉了不少石羊、石人。”张建明介绍,在他小的时候,墓地就已破败,但还有麻石板路通往山上,李氏祠堂、圆顶的坟墓还算保存完整,石羊、石狮、石人、碑刻在路边都还有留存。8ke潇湘晨报网

  在他的带领下,我们顺着水泥马路一直走到山下。“这里就是李氏祠堂,两栋两进院子,有围墙,青砖砌成的。”他指着响塘旁的一处已经拆除的民房说,李氏祠堂的一块牌匾曾被他父亲收藏,“后来卖掉了”。8ke潇湘晨报网

  在张建明的记忆里,祠堂旁边是一座麻石牌坊,麻石路穿牌坊而过,直通山上。8ke潇湘晨报网

  张建明已经很久没有上过山,根据记忆,他认为一处相对比较高的土堆就是当年的墓,不过不能确定。“坐北朝南,面对着乌山,麻石的拱形墓葬,很大,还有很多华表柱,这一片都是墓地。”他回望四周,指了一圈。“这个墓曾经被盗过,有盗洞,但是据说没有偷到东西,可能是个疑冢。”他小时候听老人说,当时下葬的时候,有八个棺材同时出殡,“谁都不知道哪个是真的”。8ke潇湘晨报网

  “你看,这就是石狮。”从山上下来,张建明突然兴奋地叫住我们,他在响塘旁找到了一个石狮。石狮歪倒在一堆黄色的泥土里,大概是因为雨水冲刷才重见天日。8ke潇湘晨报网

  这才让我们对墓地的想象有了些具体的东西。随后,我们又在响塘旁发现了一块残碑,清除掉上面的泥土,只剩下“湘阴李”三个大字,不过,这大概已是这片荒地所能给我们最直接的指引了。8ke潇湘晨报网

  过往8ke潇湘晨报网

  多年前来李家拜访的陈姓守墓人8ke潇湘晨报网

  “新中国成立以后,父亲似乎讳言先祖李星沅的事,所以我一直不知道先祖葬在哪里。不过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常有来自河西的陈姓人家过来,走路过来要一天,所以到家里都已经是晚上,父母会给他们在厨房准备饭菜,烧水给他们洗脚。”1944年出生的李小嘉,直到很久后才知道,那是先祖李星沅墓的守墓人。8ke潇湘晨报网

  “上次带我去找墓的,也姓陈,不过现在他们都搬走了。”李小嘉的寻访不能确认先祖的墓址具体位置,不过“深埋或者迁坟,只要能够得到合理的安置就可以了”。8ke潇湘晨报网

  不仅是李小嘉难以确定墓址位置,对确切墓址难以肯定的张建明还指着一片已经荒芜的田说,“以前歇马庙不在这里,在那片田中间。”响塘、歇马庙还在,只是李星沅墓难以找寻了。8ke潇湘晨报网

  同样消失的,还有李星沅生前的府第,在长沙东庆街至浏正街一带占地约二万平米的古典私家园林——芋园以及其园中园柑子园。李星沅五世孙李崧峻曾著文专门作说明,芋园主体建筑群相对集中于西部,沿东庆街的建筑群名为柑子园。8ke潇湘晨报网

  道光十二年(1832)湘阴人李星沅考中进士步入仕途,他深受道光皇帝器重。“朕看汝年富才明,学优品正,甚有厚望于汝,谅汝必能体朕用人之苦衷也”,是道光对李星沅的评价。8ke潇湘晨报网

  道光二十七年(1847)李星沅任两江总督兼署河道总督。这条升迁之路,有多少荣光,就有多少艰辛。“阅世倏中年,辛苦功名都历尽;娱亲偕小隐,读书耕种总陶然。”这幅曾经悬挂于芋园的楹联,或许才是这位漂泊半生的官吏最向往的生活吧。8ke潇湘晨报网

  芋园占地2万平方米,水面占半,西部以黄山石叠为山,乔木荫翳,东部筑水角凉亭,风光漪涟。园中遍植白榆、乌桕、梧桐、黑松,穿插紫薇、绣球、桂树、腊梅,循季盛开。8ke潇湘晨报网

  如果不是朝廷突如其来的召唤,李星沅应该在此与友人吟诗作对,终老于此。8ke潇湘晨报网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李星沅因病辞官回籍养病。但一年半后又被刚刚继位的咸丰皇帝起用,替代病逝的林则徐,任钦差大臣赴广西督剿太平军。李星沅带病赴任,四个月后即殁于军中。8ke潇湘晨报网

  芋园并没有随着李星沅的离去而衰落,在其子李概经营之下,成为一座美仑美奂中国古典式的大花园,成为了湖湘文人聚集之地。1918年,李星沅四世孙李青崖曾将芋园部分房舍借予新民学会开办留法预备班,毛泽东、徐特立曾听讲于此;冰心中学时,李青崖为其教过法文,她曾作文怀念。8ke潇湘晨报网

  但芋园终究没有逃过战火,1938年“文夕大火”中,芋园仅剩的一点残迹,也为断瓦残垣掩埋,如今只余柑子园地名留存。8ke潇湘晨报网

  柔情8ke潇湘晨报网

  专门为妻子写下122首诗8ke潇湘晨报网

  马革裹尸的李星沅,有诗集8卷,不论是羁旅情愁、仕宦人生或是家居生活都显得情真意切。而最令人动容的,是专门写给妻子郭润玉的122首诗。8ke潇湘晨报网

  李星沅妻子郭润玉是湘潭有名的才女,字笙愉,号壶山女士,湖南湘潭人,著有《簪花阁集》。郭润玉的父亲郭汪璨,姑母郭友兰、郭佩兰,姐姐郭漱玉,侄女郭秉慧都会写诗,并都有诗作存世。清代湖湘诗录总集《沅湘耆旧集》记述:“湘潭郭氏一门风雅,姑侄姐妹都能诗,云麓诸女皆才媛也。盖其耳濡目染,渊源有自云。”多才的郭氏女儿,并不以门第作为择婿的标准,而是“阅文择婿”。郭汪璨看到李星沅的文章,誉为世才,亲自登门,把女儿郭润玉许配给了李星沅。当时的李星沅,家徒四壁,“无力具红帖”,郭汪璨自买与之,成就了一段佳话。8ke潇湘晨报网

  “江入万峰曲,人分一叶船。隔窗商韵语,呼婢递吟笺。香近衣仍远,帘横波又圆。后先才咫尺,相望亦殷然。”这首《小舟戏柬笙愉》是旅途中李星沅与妻子的唱和,近在咫尺,却以诗词传情,浪漫而又温暖。8ke潇湘晨报网

  郭润玉于道光十八年(1839年)去世,留下“我别良人去,大丈夫何患无妻,他年续弦房中,休向生妻谈死妇,子依严父哀哉,小孩儿终当有母,异日承欢膝下,须将继母当亲娘”的深情告白,李星沅则沉痛感叹“二十年唱酬稠叠,情话蝉嫣,乃幽冥异途,竟无一言惜别,不能言耶?不忍言耶?天乎不吊,丧我嘉耦,可痛也!”8ke潇湘晨报网

  时间终究会将一切湮没,但是那个时代里湖南人的经世致用、铁血柔情,总会以某种方式保留下来,就像他们的爱情故事,依旧会触动我们内心里的柔软心弦。8ke潇湘晨报网